【邱叶】全联盟叶吹访谈录

晚来天欲雪:

#私设第20赛季,采访过程记录,真正吹叶的成分并不多


#私设多,ooc什么的真心尽力


#各篇单人cp,总系列为all叶


#并无太大关联的两篇走tag,其他个人链接






我是常先。
尽管被第二篇突如其来的意外临时打扰了,我还是决定遵从我的心意,先去采访一下几位我认为与叶神关系更为密切的人。
比如在杭州的两位队长。


 



我当然很上道,有采访计划之前就跟陈老板打了招呼。
“你还客气个啥啊!”兴欣的老板娘在电话里冲我道,腔调里都仿佛带着股热腾腾的泡面味,“还约时间采访呢,甭约了,直接来,还能不认得路?”
我心里暖融融的,结果到了兴欣门口,心里的暖气就凝华成了寒冰。
现在还在夏休期,陈老板一向很宠队员,我之前也只说了个大概的时间,还打算给老朋友们一个suprise。没想到,兴欣全体去马尔代夫旅游了。
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当年被网管们当成小白脸的感觉。
兴欣真是个神奇的地界儿,到这儿来,一切都分外熟悉了起来,包括熟悉的尴尬。
我懵了一会儿,想想我还能去哪儿。
这时,有个腼腆的少年走到我身边,他有些小心翼翼地道:“常记者。”
我有些意外:“你好。”
“邱队请您上去。”那个少年说。
我一愣,明白了,这是尴尬的样子被对面的嘉世看到了。


 


 


我点了点头,转身,等灯,过马路,进了嘉世。
事实上,我来这个嘉世的次数并不多。
第九赛季的时候,嘉世危机,这边的房产也一并卖了。之后,虽然嘉世的比赛成绩一直稳步上升,但经济实力也提升得也很缓慢,更何况,这年头哪有什么比不上房价的增长速度啊。


直到我离开后的第十六赛季,嘉世才有了足够的经费,外加一个格外高风亮节的嘉世死忠粉房东,才得以搬了回来。


“歪了歪了,左边高一点!……哎哎哎,又高过头了,回来点。”
指挥的那人听到脚步声,回头一看,露出个大大的笑脸:“我说呢,原来是常哥来了啊,不是说大后天才来采访吗?”
我也点头致意,并说明了原因。
这是枪炮师,郭少。郭少也是十六赛季的时候从神奇转会来的。
我抬头,看他们正准备悬挂的东西:
嘉世队徽。


“早就拿去修改了,夏总很上心,问了很多家才敲定,结果今天才送到。”身后有人说道。
原来是邱非已经下楼来了,他正跟我解释:“抱歉,怕外头有粉丝堵着,不好亲自去迎接常记者。”
“我明白的,不用客气。”我摆手。
我不再是当日的常记者,邱非当然也不是当日的邱非,现如今,他也是联盟里的一线大神了,我也不可能拿大。
我拿着相机就开始对着那个队徽拍了起来:“来得正巧,我大概拿到了新队徽的第一手材料吧。”
邱非一笑:“是的,确实。”
“恭喜了,邱队。”我说。


嘉世的新队徽上,原来的三颗星移动了位置,从枫叶的中间、战矛的下头,移动到了枫叶的叶尖和战矛的矛尖。
顺便,从三等分分布,变成了四等分。除开中间那片叶子,左右各两颗。
十九赛季新科冠军
——嘉世。


“谢谢。”邱非望着那个队徽,轻道,“还是迟了好多年。”
“迟了点有什么打紧,有就好了。”郭少忽然插嘴道,“话说回来,既然要换,嘉世以战斗法师为核心,战矛在这没什么问题,但这片枫叶怎么不拿下来算了?”
我一愣,虽然不知道嘉世的队徽怎么设计的,但我就是觉得,那片枫叶指的就是叶秋。


所以郭少这是什么意思?
邱非皱了皱眉头:“难不成把你郭少的头像放上去?”
郭少笑道,那语气里颇有些促狭:“你愿意我当然不会反对啊!我也挺帅的,最能代表嘉世形象了。”
“你当我们这儿是天安门广场啊。”
郭少笑了,回头转向我耳边道:“你可瞧瞧他那样,脸黑得哟。我跟你讲,嘉世的气氛可诡异了,谁都不能说叶修一句不好,一点点都不成,要是说严重点,得小心邱队直接打人。”
打人?
我吓了一跳:“邱队不是……挺和气一人吗?”
郭少耸了耸肩膀:“那看对谁啊。对谁都和气那不是老好人了吗?我们队长可不是那种风格,对面那位才是。”
对面那位……
我抽了抽嘴角。
但愿在马尔代夫的乔队没有打喷嚏。


我还是八卦着,道:“说得倒也是,不过,打的谁啊?”
“我听说的。”郭少道,“是李睿跟我说的,第九赛季那会子一次,据说打得人鼻血都下来了。还有后头哪个赛季我给忘了,又一次,那次我亲眼见着了,超惨!”
“而且连夏老板都不行,邱非很感激夏老板的,但他一说叶神就不得了,邱非一定跟他顶牛。”
说到这儿,郭少忽然放大了声音:“所以啊,你来采访我们队长可是采访对了!不过千万别说什么叶修的坏话哦,他可是联盟第一叶吹。”


我懂了。


郭少这是在逗邱非,倒是没想到郭少和邱非的私人感情这么好,我笑道:“我怎么可能说叶神坏话,我可是叶粉。”
郭少盯着我,默默摇头:“唉,都过了这么多年了,叶粉居然还有这么多,真是可怕。”
“叶神不好吗?”我说,“人好粉丝才多嘛。”
“嗯……是很好吧。”他想了想,点头。
转而,他却又说:“可我更想打败他!!!”


 


前头的邱非还盯着队徽,转都没转身,却冷冷地蹦出一个词:
“做梦。”


郭少也不恼,反而冲我眨眼睛,仿佛在说:“瞧见没,那个叶吹。”


“您来得早,我还有些事要做,要不然您先歇歇,我一会再过来?”邱非问我的意见。
“其实常记者也可以去参观一下你每天都做什么事嘛。”郭少建议道。
邱非用眼神询问我。
我当然点头。
于是我们又一起走向了一个陈列室一样的地方,那前头,端端正正地摆放着四个奖杯。
邱非从边上的柜子里头,掏出了一条毛巾,开始擦。
我心中忽然一肃。


 


 


那双如今已是价值近亿的手,现在却拿着一条干抹布,认认真真,无比虔诚地,擦拭着那座奖杯。
动作颇为熟练,一看就是重复了好多年。


时时勤拂拭,勿使染尘埃。


当年的他还仅仅是一个单薄的少年,在那个联盟群星荟萃的时代,他放弃了大好的前程,孤身一人,扛起了这个支离破碎、风雨飘摇的落魄王朝。
那时候,在那个简陋的训练室里,他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?
也是这样,每天一大早,认认真真,勤勤恳恳,几年如一日地擦拭着那看起来分外讽刺的三座奖杯?
别人会怎么说他,会不会讨厌他,会不会讽刺他,会不会笑他,会不会轻贱他?


他会不会难过呢?


 


 


我想到这儿,随即,自嘲地笑了。


怎么可能呢,邱队是多坚定的人,他怎么会在意那些?
我心里好生感动,又好生感慨。


这个时候,却听见格外出戏的,手指敲击桌面的声音。
是郭少,是他在发出噪声。


我心里微微有些不爽,觉得他也太不尊重了些——果然还是别的队伍来的,没法体会到嘉世传承的历史,没法体会这一份感动。
这样想着,越发觉得那声音刺耳了起来。
“你这伴奏真难听。”邱非道。
郭少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
 



我才反应过来,原来郭少正配合他来伴奏。
我观察了一下,立刻瞧出了门道:舒缓的一个长音,加两个短音是一个循环。在这个循环里,邱非刚好能擦完一遍。


 


 


第一个奖杯,三个循环。


第二个奖杯,三个循环。


第三个奖杯,三个循环。


第四个奖杯,一个,两……咦,邱非停手了?


 


 


我还在猜着,郭少却说:“偏心死你算了。”


郭少像是早有预料,他及时止住了手指惯性的敲击。


这让我更加确定,邱非并不是漏数了,因而,我反而更加犹疑。


偏心是什么意思,可是第四个奖杯不是才是邱非亲自捧回来的吗?
“之前的旧一些,擦得久一点。”邱非道。


郭少用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
 


 


接下来才是正式的采访了。


虽然是周末,但还有部分嘉世的队员在训练,邱非思考了一下,把我带到了他自己的房间。


卧室很干净,整洁,井井有条。


“这是原来叶神的卧室?”我猜测。


哪晓得,邱非却摇了摇头:“苏姐的。”


“咦?”我惊讶。


作为一个叶吹,这有点没法理解啊,反正是我我就肯定要住原来叶神住的地方,感受叶神遗留下来的那么一丝丝儿的气息啊!


难道说——


我盯着邱非看,道:“邱队,你该不会是暗恋苏姐吧?”


邱非一愣,笑了:“没有呢。”


“是吗?”我不信,“那总有喜欢的姑娘咯。”


 


 


邱非沉默了一会儿,拉开了窗帘。


窗帘一开,整个房间就亮堂了起来。


他看着窗外,道:“大概吧……”


 


 


我不由得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窗外都是熙熙攘攘奔流着的人群,没什么特别的,再远一点是西湖,可惜被对面的兴欣给挡住了……


咦,说起来,那个位置,怎么有点像当年叶神住的小黑屋啊?


当年嘉世被揭发的时候,我是进过叶神的小储藏间的,那间房间的窗户非常特别,小一点,高一些,还是挺容易辨认的——确实很像啊。


 


 


我想说些什么,却不自觉地止住了话头。


身边的这个男人站在窗边,窗户的玻璃上透着他颀长的身影,他看着远方正出神。


我不知为何,忽然想起那首诗。


这样的邱非,不知道在看什么,可他的神态,像是望断了天涯路。


 


 


邱非回神,对我道:“开始吧。”


最近真是奇怪,我总是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些大神的表情很不正常,这是为啥呢?


不管了,我把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丢在脑后,开始和邱非聊起来。


叶吹和叶吹之间聊起来当然很是愉快的,根据“相对论”原理,这时间就过得飞快。


直到我好像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,可是我回想了好几遍,似乎并没有啊。


当时,我只是笑着说:“邱队,我们这些记者之前讨论过,谁是叶神最好的继承人……”


“我不是。”邱非却直接说道,让我非常尴尬。

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
我知道邱非没有别的意思,他只是有话直说,但是,正是这份坦率让游刃有余的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转换话题。


好在这个时候,郭少突然进门,缓解了我的难堪:“喂邱非,你是不是忘记了发微博?”


 


 


这事我知道。


嘉世对粉丝还是很宠爱的,如果不是粉丝的支持,嘉世未必能复兴起来,所以,嘉世从重返联盟开始,就有一种特别的俱乐部文化。


俱乐部选手每周固定的时间跟粉丝交流交流。其实也不太费时间,因为每个选手只负责一周,轮流来,每周就发个什么心情啊,一段小视频啊,或者几张自拍啊,再选几个粉丝聊聊就好——正常人每周都要进行这样的社交活动,没什么难的。


邱非一愣,他想了想,道:“那正好,那我来念首诗吧。”


 


 


“各位朋友大家好,我是邱非,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今天,因为一些原因,忽然想到了一首很老很老的诗,想送给大家。”


这切口真的很像深夜电台啊。


 


 


我不由得回想起第十赛季结束后,庆祝十周年的那次。


对,那个时候,十周年的庆祝还是很简单的,甚至可以说是蹭了点世邀赛的热度才庆祝的,根本不像现在,十九赛季刚结束就预备着开始大张旗鼓大操大办了。


叶神说的,说当年的冯主席非常喜欢形式主义。比如,要求二十个战队每个队伍出一个节目。


当时那可真是非常、非常地惨。


最正常的还数王杰希,冷着一张脸,从帽子里变出一朵玫瑰,勉勉强强算一个魔术了。


可怕的是霸图,唱了首《霍元甲》——韩文清唱歌都不是什么恐怖的事情了,可怕的是张新杰打拍子。


而义斩的诸位土豪,那就直接表演了砸金蛋,每颗金蛋里头都有个iphone Y,全当给大家发钱当福利了。


……


邱非比较认真一些,认真阅读了联盟发下来的公文。


……需积极向上,弘扬正能量……


然后,嘉世的新人队长上台,用一张冷淡的脸,朗诵了一首《西风颂》。


平心而论,邱非的朗诵技巧还是很不错的,抑扬顿挫,外加上可能跟他们嘉世当时的处境很类似,还是非常富有感情的,至少我都认真地听完了。


 


 


可谁都没想到,最好笑的是叶神,叶神老神在在地看完大家的节目,一个个鼓掌,然后,等邱非下台他该上台的时候,直接拉过邱非,两人在台下的角落里,也不知道叶神悄悄地说了什么,他就拎着邱非的稿子上台了。


“我觉得雪先生写的文章真的很好,振聋发聩,我必须再朗诵一遍:哦,狂野的西风,秋之生命的气息……”


其实叶神念文章的时候也念得挺好的,挺认真的,挺专注的,但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觉得好笑。


全联盟都笑得哈哈哈的给“雪老师”的西风颂配音。


 


 


我坐在媒体席位,今年刚刚进入联盟的嘉世正好在职业联盟的最后一排,我的前排。


所以当时,我正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。


“叶修劲会胡闹。”夏总说,“你还惯着他。”


邱非久久没有说话,然后,才回了一个字:


 


 


“嗯。”


 


 


只有一个“嗯”。


我当时瞧着夏总裁吹胡子瞪眼的样子,觉得邱老师这一字真言真的不错,当为我辈叶吹楷模。


邱非果真是咱叶神的铁杆支持者。


 


 


所以我更不明白了……


叶神最好的继承者……这话哪里说错了吗?


 


 


回过神来,邱非已经开始念了。


“我如果爱你,


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,


我如果爱你,


绝不学痴情的鸟儿,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;


也不止像泉源,


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;


也不止像险峰,


增加你的高度,衬托你的威仪。”


 


 


我当年可是新闻系的高材生,尽管考完试就把所有东西都还给老师了,但这首名篇我还是知道的,一听就能听得出来。


这是舒婷的《致橡树》。


据作者说,这首诗是写来讽刺大男子主义的,同时也是鼓励女性,爱就好好爱,独立的,自主地爱。


邱非的女粉丝比较多,也不知道现在的孩子们还有没有学过这首诗,但这首诗的教育和引导作用还是不错的。


 


 


“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


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


根,紧握在地下;


叶,相触在云里。”


郭少拿着手机,平平稳稳地站着,我站在后头看。


郭少似乎给摄像框里的邱非加了个滤镜。


很奇怪,这本该是首爱情诗,加粉红滤镜似乎才妥当些,但郭少却选择了一个清冷的色调。


 


 


“你有你的铜枝铁干,


像刀、像剑,也像戟;”


说到这儿,邱非忽然停住了。


我一愣。


他的眼睛似乎微微红了,声音似乎也有些哽咽。


“我有我红硕的花朵,


像沉重的叹息,


又像英勇的火炬。”


 


 


邱非那样的表情……我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
果然,邱非很快地,又继续朗诵了下去。果然第十赛季的庆祝会就展示了他超乎常人的朗诵水准,他吐字清晰,节奏并不快,带着股子庄重:


“我们分担寒潮、风雷、霹雳;


我们共享雾霭、流岚、虹霓。


仿佛永远分离,


却又终身相依。”


 


 


我偏开头,从手机的滤镜外看他。


窗外的风吹进来,窗帘轻轻抚上他的身。


他低着头念着书本,脊背却挺得笔直,仿佛虔诚的信徒在吟诵着圣经——甚至还带着几分深情。


 


 


“这才是伟大的爱情,


坚贞就在这里:


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,


也爱你坚持的位置,足下的土地。”


 


 


我的眼泪毫无征兆地就掉下来了。


 


 


十八赛季,兴欣两连冠,本该是气势达到了顶点的那种,但当年夏休期,嘉世却稳稳地压过了冠军的风头。


孙翔退役,一叶之秋回归。


回归并没有那么容易,轮回给嘉世和兴欣开的价格都很高,还是经过了一轮绵长的勾心斗角,甚至还有其他几个尤其是义斩俱乐部的帮忙压价,一叶之秋才得以以一个“还算合理”的价格回来。


第二天,嘉世俱乐部门口就堵了,而且都不是什么十几岁的小青年,反而有许多本该在CBD里坐着的中青年。


我当时也来采访过,我挑的,是一个举着牌子的青年人。


“当时,我也来举过牌子,当时,我举的是‘嘉世不要散’‘一叶之秋不要走’。”那个似乎已近而立之年的男人,居然笑得有些羞涩。


我看着他的牌子,现在,这个牌子是:“欢迎回家。”


……


当然,还是有不少人抨击的。毕竟,这个账号的实际价值并没有精神意义那么大,或许嘉世可以把钱花在别的地方,成绩才是这个联盟里唯一的东西。


“我是因为喜欢而打荣耀的。胜利让我快乐,可如果一切只是为了冠军,那所有大神选手全部解约,自己联合起来组建一个俱乐部天天拿冠军好了,荣耀还有什么快乐可言?”邱非对所有的媒体解释道。


“当然,我知道,情怀这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同的,或许我这么说,大家还是会不满。我就说最后一句,这是我的意思,也是扣的我工资。”


 


 


大家都说,唐柔退役了,孙翔退役了,邱非又有了一叶之秋,下个赛季,邱非会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战法了。


可第十九赛季,邱非却还是用的他的战斗格式。


然后,战斗格式带领嘉世获得了冠军。


 


 


一叶之秋在哪里,或许对叶神并不重要。


因为,叶神很坚强,很豁达,而且很有实力。


他拿到哪个角色,或许那个角色就能成为斗神。


可对某些看着他长大的人来说,那个最初的一叶之秋,就像是天,或许比天还重要。


 


 


如果不是有了邱非,如果不是他明知不可而为之的孤勇,或许嘉世就会彻彻底底消失在历史中了。


叶神一定也会偷偷地,特别特别难过吧。


 


 


好在,还有邱非。


还有他这根英勇的火炬,深沉地,热爱着叶修曾经战斗过的土地。


 


 


我偷偷抹了把我的眼泪:“邱队,我想,我大概懂了,您这是在说您和叶神吧……真的,这首诗,除了说爱情的那部分,真的太像你们了,您和叶神都……”


郭少轻笑了笑,摇头:“其实,你还没有全懂。”


我一愣,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?


可是,难道不是把文章中所有的“爱情”换做“敬仰”,就完全能代入他和叶神吗?


甚至不换也可以,文学写作中,经常有用“爱情”这个词指代别的感情,比如说忠君之情等等。


我糊涂了。


“不要理他。”邱非的情绪似乎已经稳定了,他道,“他就会胡闹。”


 


 


“邱队,第二十赛季,嘉世有什么打算没?”最后,我问。


“当然是冠军。”邱非说。


“要是成真,那明年嘉世的队徽怕是又要换了。”我笑着说。


郭少也点头:“我就希望在我退役之前,这中间那片叶子上,还有一颗星就好了。五颗就很好,现在这左边两颗、右边两颗,就中间空空的排列,让我有些强迫症犯了。”


他说起来的声音是带着欢快的笑,而我心里微微有点难过。


郭少和邱非都已经到职业生涯的尾声了……


他们是很晚才出道的选手,那个时候,荣耀的培训机制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发展,年轻的职业选手们都普遍比前几届的选手都能坚持得更久一些。


 


 


但终究没有任何训练和保养的方法,能胜得过无解的时间。


 


 


“五颗?”邱非回,“五颗怎么够,最好能有满天星。”


 


 


郭少静静地看着他。


我想,他们或许都明白,就算嘉世年年都能拿冠军,他们也已经坚持不到“满天星”的时候了。


时间流逝总是伤感的,这件事再追问下去,又有什么好?


所以没有继续问些伤心的话,反而换了个轻松的方式,调笑着说:“我说啊,要是咱们荣耀里也有top2的话,那现在可就是我们嘉世和对面兴欣了。”


“我们要是放点水,兴欣去年就三连冠了啊。你说叶神心里怎么想的,辛辛苦苦给两支队伍建立了坚实的基础,结果这两支亲儿子一样的队伍互相截胡对方冠军,谁也别想建立三冠王朝?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啊!”


我也笑,确实,这个荣耀top2很实在,而且也正好就隔了一条街。


 


 


邱非思索了一下,道:“他会很开心。” 


“你就知道了?”


“当然。”邱非肯定。


 


 


随即,邱非又说:“还有,没建立王朝的只是对面。我们的王朝,早就建立了。”


“全联盟到现在,十九个赛季,只有我们,唯一的一个,嘉世王朝。”


他的眼睛漆黑,下巴微颔,很认真很认真地补充道。


“兴欣都没有。前辈,是在嘉世建立的王朝。”


 


 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不好意思,最近真的是太忙了


但是这篇7k啊!!!一篇顶2.5天啊

评论
热度(1109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